<i id="um1nh"></i>
  • <wbr id="um1nh"><input id="um1nh"></input></wbr>
    <b id="um1nh"><small id="um1nh"></small></b>

      
      
    1. <b id="um1nh"><small id="um1nh"><kbd id="um1nh"></kbd></small></b>

      環保部近日公開的消息顯示,劉炳江已任環保部大氣環境管理司司長。

      6月2日,環保部官網發布消息稱,環保部大氣環境管理司司長劉炳江今日向媒體通報,環保部部日前發布《2016年中國機動車環境管理年報》,公布了2015年全國機動車環境管理情況。

      公開信息顯示,這是劉炳江首次以環保部大氣環境管理司司長身份出現在公眾視野中。

      2016年全國兩會前夕,網傳環保部機構調整,新設水、大氣、土壤“三司”,并傳出一份三司人事任命名單,但未獲官方證實。

      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3月3日報道,3月3日下午,環保部官網發布《關于環境保護部機構調整的回應》稱,2015年2月,中央有關部門批復同意環保部機構編制作部分調整,不再保留污染防治司、污染物排放總量控制司,設置水、大氣、土壤三個環境管理司。由于機構調整涉及面廣,內部職能、運行機制的建立和人員配備完全到位尚需要一個過程。待整個工作完成后,我部將專題向媒體發布。

      截至澎湃新聞發稿,未見環保部就“三司”及相關人事任命發布進一步消息,環保部官網首頁“部機關”欄亦未更新“三司”相關信息。

      任污控司司長五年,多次談治霾

      公開報道顯示,劉炳江長期從事污染控制和污染減排工作,曾任哈佛大學環境中心高級副研究員、中國項目技術負責人,原國家環保總局污控司大氣處調研員、總量控制辦公室副主任。2008年國家環保部正式設立,同年9月劉炳江上任污染物排放總量司副司長,并在2011年11月正式出任污染排放總量司司長一職。

      因霧霾問題廣受關注,作為環保部官員的劉炳江曾在多個場合談及治霾。

      據中國青年網報道,2016年全國兩會上,被問及“那霧霾到底能不能治得住”,自認為坐在“火山口”的劉炳江回答:“肯定能治住!像酸雨那樣的難題我國都能解決,為什么其他的環境問題不能解決?政府工作報告、‘十三五’規劃對于環保有相當數量的約束性指標,這是國家的決心,當前能源替代思路、技術路線圖都很清晰,現在就是看各地方如何執行。”

      他認為治理效果取決于能源結構調整的調整力度,產業結構及布局的調整力度,污染物排放下降的速度,還有人人參與治霾行動的程度。

      一個多月前,在1月21日國家環保部召開的全國環境保護工作會議精神解讀會上,劉炳江也以治霾為例談及環境質量改善和總量控制之間的關系。據新華社報道,劉炳江提到,“過去10年,我國每年增加機動車2000萬輛,粗鋼5000多萬噸,煤炭2億噸,能完成主要污染物排放量削減已不易。但治霾要綜合應用各種手段,包括能源結構和產業結構調整以及城市精細化環境管理等。”

      劉炳江指出,環境質量改善是目的,總量控制只是改善環境質量的主要手段之一。此外,劉炳江表示,“十三五”期間,質量改善和總量均為約束性指標,是具有法律效力的地方政府必須完成的任務。質量改善是剛性要求的紅線,絕對不能觸碰;總量減排是硬性要求的底線,是最基本的及格要求。總量減排考核必須服從質量改善考核。

      此外,早在2011年9、10月,時任環保部污染物總量控制司副司長的劉炳江先后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南方周末》專訪,就當年9月國務院印發的《“十二五”節能減排綜合性工作方案》(以下簡稱《方案》)進行解讀。

      《方案》首次以國務院文件的方式,強制確定污染物總量控制作為環評的前置條件。《21世紀經濟報道》報道顯示,盡管“十一五”的SO2和COD這兩種污染物減排目標提早完成,但這意味著留給“十二五”的可能都是硬骨頭。為此,劉炳江表示,環保部將出臺“點線面”的組合拳,“點”即對國家重點監控企業實習深度治理,“線”即對電力、鋼鐵、造紙、印染等重點行業實行主要污染物排放總量控制,“面”即對國家重點區域流域實行排污總量控制。

      曾因霧霾問題被出租車司機數落

      除此之外,劉炳江還以全國政協委員的身份致力推動大氣污染防治工作的發展。

      2013年3月,劉炳江首次以政協委員的身份,亮相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十二屆一次會議,并提出關于大氣法修改的提案。

      在2013年3月12日央視新聞對其的專訪中,劉炳江提到相關法律不完善致環保執法困難。他說,“環保執法不利,我承認有這個問題,但更多的問題出現在是法上怎么定,(法律)要細一點。如果法上讓人人(及)各個企業來敬畏這部法,大家由現在被動地被檢查到主動地執行,環保部門的工作也好做。”

      對區域性污染,劉炳江希望進一步加強法律手段,據《經濟日報》2013年3月14日報道,他說,“我國的《大氣污染防治法》沒有涉及當前以PM2.5等為特征的區域性污染,有必要進行修訂,從法律層面更加嚴格而具體地對工業、機動車輛、居民生活等污染物排放進行控制,提出防治措施。”劉炳江表示,“一部法要像劍一樣懸在大家頭上”。

      《中國青年報》2014年兩會期間報道稱,劉炳江在民建界別小組討論中做出保證“這5年大家放心,空氣會明顯變好,司長敢說,就有事實保證”。然而,劉炳江坦言,現在在外面他都不敢說自己是環保部的司長。一次打車上班,出租車司機看他“像是個當官的”,硬生生沒讓劉炳江插一句話,數落他一路,“你看看你們把這個天搞成什么樣!”

      據中國青年網報道,2016年全國兩會期間,在3月8日民建界別聯組會議自由發言階段,坐在后排的劉炳江委員特意站了起來,搶得一個發言機會。他提出了削減能源消費問題:“‘十三五’規劃綱要草案中,提到‘到2020年能源消費控制在50億噸標準煤以內’,我覺得這個數字可以再小一點,設在48.5億噸應該更為恰當。”

      他解釋稱:“當前過剩程度嚴重,我們不能光想著供應,應該從數量供應型轉變為質量供應型,由50億噸降到48.5億噸,也是一種信號,避免過剩生產,同時要大力發展清潔能源。”

      劉炳江兩會期間接受央視采訪時表示:“我最關心的問題是能源供給側的改革問題,具體來說怎么改革價格體系,大力推動天然氣、電力替代采暖期間量大面廣的小鍋爐,還有老百姓用的煤炭的替代問題,這是目前比較突出的問題,這個不解決,霧霾是比較難以解決的。”

      上一篇:治霧霾 重點城市將推國五標車用汽柴油

      下一篇:這是最后一篇文章了

      cp阁